认识世界

认识世界

文/蔡康永

1462946565

其实卖东西给你的人,也就是这些厂商,他们做广告做到了一个地步,就是剥夺了我们享受原来可以看得到的景色的权利。

我记得我到云南帮张艺谋的《千里走单骑》主持开幕典礼,那时候我站在云南的丽江边,望着那么好的山水,我的眼睛大概只移动了四十公分,

这样转过来就看到一个巨大的看板,写着“某某地产公司在此大展宏图”,这样的字样把一面景色给毁掉了。

就算是北京市、上海市,这些大都市,本来就有美好的天空线,也许就是广场,上面有漂亮的建筑物,还有人在走动,可是突然出现很多的看板。

以我的预测,这些看板会越来越夸张,就是会有穿得很少的男生或女生在上面,想要卖给你内衣或内裤。

并不是他们不美丽,只是他们并没有征求我们的同意,说你要把我们的眼睛盖满你要卖给我的东西。

我甚至觉得,社会上的我们一般所认为的边缘人对我的吸引力都远超过我心目中的成功人士。

我自己有一档节目,在网路上应该是比“康熙来了”看的人少很多,那是一个一对一的访谈,叫做“真情指数”,

那个节目被设定为访问成功人士,可是我其实就一直都没有那么想访问成功人,因为我觉得成功不应该被界定为人生唯一的价值。

我被人家访问说你怎么成功的,我通常回答说我不觉得我怎么成功。

第二个就是,我不觉得人生一定要成功,一定有很多人失败的,那失败的人难道不值得有一个好的人生吗。

很多人都觉得我是一个叛逆人,可是我真的很想讲的是,我非常地重视传统。我只是觉得,传统不像很多人描述得那么刚毅的样子。

比方说,我认为孔子其实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人,而不是一个老夫子。

你看他的生活方式,他带着72个门徒到处流浪,到每个国家去,都求君王说请你让我当政府的领导人,因为我会做得非常好,然后大家都不要他。

那72个人当中充满了奇怪的人物,有人整天都在睡觉,有人偷东西,有人很会打架,那活生生就是一个帮派嘛。

孔子绝对是一个充满生命力、热情洋溢的人,他绝对不是那一个被我们描述成满脸胡子、只希望学生都乖乖听话背他的《论语》的那种人。

虽然我会很多《论语》,我讲这件事是因为我觉得真正叛逆的人都非常重视传统,只有当你把传统当成是一个够分量的力量,

你才会奋力跟它搏斗,你才会把它当作是一个足以尊敬的对手,然后从传统当中产生出新的创作的生命出来。

如果有人认为传统一文不值的话,我觉得那个人不是真正的叛逆。他不太可能创作出那么可爱的东西来。

人生本来就是矛盾组成的,所以我觉得人格分裂是比较正常的状况,我们永远都应该处于着一种不太舒服的、对自己不断的觉醒,而不是觉得自己已经完整圆融到什么都懂、什么都了解的地步。

何必活得那么操心,毕竟你没有那么多的观众

看到这个标题的时候,我眼睛在上面停留了3分钟没有移开,很喜欢,可能是因为它很准确的把我自卑、内向的心理描述得淋漓尽致。

原文/西西

◦记不记得你第一次和朋友去KTV唱歌?是不是也会提前几天,偷偷地戴着耳机,找个没人的地方,苦练了几十遍。当看到下一首就是自己的歌时,紧张得心跳加速。也许,开口的第一句抢拍了,调高了,高音上不去破音了,第二节入歌又早了。本以为,会遭到嘲笑,事实上好像并没有人关心是谁在唱歌,唱得怎么样。

◦记不记得你第一次出远门,离开县城,出省或者出国,担心旅途中别人找你聊天没有话题怎么办?不会坐地铁怎么办?地方口音太重会不会被人嘲笑?而踏上旅途后,是不是也发现,聊天的时候,根本没人在乎你讲的故事是真是假;坐地铁的时候,没人关注你是不是紧抓扶手;问路的时候,也没人在乎你普通话是否带着口音,听得懂就行。

◦记不记得你第一次参加朋友的婚礼,不知道该穿运动服还是休闲服,咨询了很多同学、朋友,众说纷纭,最后特意去购置了一套小西装。在婚礼现场,毕恭毕敬,处处谨慎,就怕闹什么笑话。事后再聊起来的时候,是不是根本就没人记得你当时穿的什么衣服,讲过什么笑话,喝了几杯酒,随了多少份子钱?

其实,很多时候,原本很简单的生活、很单纯的兴趣爱好,往往因为我们太过于希望得到反馈,太在意受众的看法,自作多情地假想出许多观众,于是,简单变成了复杂,兴趣爱好也变成了镣铐。

何必

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第一次去驾校练车,总担心座位没有调好、离合没有踩好、方向盘没有抓好等等会被其他人嘲笑,然而,根本就没有人看你;

◦第一次去球馆打球,总担心装备不够好、步伐不够矫健、动作不够优美等等会被他人嫌弃,然而,根本就没有人关注你;

◦第一次去参加马拉松,总担心服装鞋子不搭配、能否跑完全程、如果中途退场会不会被人笑话,然而,根本就没有人关心你。

对于我们大部人来说,都是在平凡的岗位上,做着平凡的工作,有一个平凡的爱人和家庭,过着平凡的生活。大可以开心的活、快乐的过,何必活得那么操心,毕竟,没有那么多的观众。

有一种失败叫瞎忙

读书——有一种失败叫瞎忙,感悟太深了

在一个山谷的禅房里有一位老禅师,他发现自己有一个徒弟非常勤奋,不管是去化缘,还是去厨房洗菜,这个徒弟从早到晚,忙碌不停。

这小徒弟内心很挣扎,他的眼圈越来越黑,终于,他忍不住来找师傅。

他对老禅师说:“师傅,我太累,可也没见什么成就,是什么原因呀?”

老禅师沉思了片刻,说:“你把平常化缘的钵拿过来。” 继续阅读有一种失败叫瞎忙

讲故事——猫和狗相爱了

可爱猫咪

读书!讲故事の猫和狗相爱了!

故事的开头是猫和狗相爱了。

有一天,猫和狗相爱了。

狗给猫吃骨头,猫给狗吃鱼。猫啃不动骨头,狗也被鱼刺卡着,最后他们连自己爱吃的东西都吃不下。

可是他们吵着说,我多爱你啊,我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了,你怎么还不知道珍惜。

于是他们分手了。 继续阅读讲故事——猫和狗相爱了

【读故事】吴念真讲的士司机的故事

在台北坐的士,正好司机认出来是他,还是他的粉丝,司机很含蓄地说:“导演你好,我常常想,如果哪一天碰见你,我一定要讲个故事给你听。”

。。。。。。故事前奏省略

他女朋友上来,直接说要去台北市中心的私人医院。他就低着头,不想让她认出来。那个女的没有跟他讲话,就开始打电话。第—个电话打回家,在外国,叫她女儿不要因为妈妈不在家就不上芭蕾舞课,叫她儿子记得吃维他命丸,游泳课要上。再打一个电话给澳大利亚的公司,说已经到台北了,交代要做什么事。然后打给她在伦敦的先生,说要买什么东西。最后打—个电话给他们共同认识的一个同事,说我回来了,妈妈生病要开刀。我特地回来陪她,不久就要回去,想看看你们,你们一定要带着小孩子来。然后就到了,下车。他想,还好,一路都没有认出他来。结果那个女的突然转回来,敲敲车窗,要他摇下来。她盯着他看,说,我都已经跟你讲过了我自己十几年来的人生变化,而你连Hello都不想跟我讲一声吗?讲完就走了。

车子已经开到我公司,他还没讲完一半。我就说没关系,你讲完我再走。听完只是觉得人生惨烈,可是后来想起突然感觉很强烈,非常深沉。有一天晚上写到这一段的时候感觉很难受。

吴念真2011年8月在广州、上海、南京、北京几个地方讲座内容中都提到这个故事。

学习,读书,感受生活

文摘+语录摘

学习如何与自己和解、如何与孤独相处,如何与时间为伴,是每一个人的必修课,而且它如同养分,对人的滋养,是缓慢渗透的,所以这堂课,越早上越好。可一个人生活总是难的,更多的空闲时间扑面而来,无聊也随即铺天盖地,还要战胜来自内心和外界的恐惧,只是想想,就觉得坚持不下去,刚开始,我也这样认为,但真正做起来,完全不是这样。

不阅世界百态,怎懂沧桑世故四字,不观千娇百媚亿万花开,岂知繁华与浮华。唯有经历,才能明了。

情绪在我们做出重要判断时,往往起到干扰作用。它让我们的爱怀恨都失去了分寸,不该爱的爱了,不该恨的恨了,结局都是痛苦。爱是好东西,但若滥情,它也会变坏,正如食物是好东西,但太贪吃,变成大胖子,它引发的疾病却要折你的寿。

生活的乐趣来自于新的体验,因此没有比拥有一个永远变化的地平线更能带给我们快乐的事情,因为这样的话我们每天都可以有一个新的不一样的太阳。——乔恩·克拉考尔

大众不懂毕加索的画,但在他盛名之下却无法去妄言批驳。我记得自己初中时读不懂《百年孤独》,也没敢跳着脚说这是一本烂书。观影时假如姜文真能跳出来拍拍我们的肩膀问“这一段先锋话剧,牛逼吗?”我会赞一句“牛逼”,旁边那俩估计会回一句“傻逼”。我是一名程序猿,总有民情汹涌的大妈大婶小弟弟们以为我是修电脑的。——《一步之遥》观后感

再摘一段新浪博友写的《一步之遥》观后感:

姜文玩起了各种元素大拼盘,应接不暇。我仿佛感觉到姜文本人从荧幕里跳出来拍拍我的肩膀:“开头很像《教父》吧,屌不屌?”“花域总统大选场景像百老汇吧,屌不屌?”“默片有没有卓别林大师的风格,屌不屌?”“枯井望天那段像不像肖申克,屌不屌嘛?”我默默地在心里叹服:好屌。而我旁边的娘们一直都在叨逼叨要走,一阵悉悉索索后,终于走了,世界清静了。